得胜河畔文昌塔

文昌塔,在县城得胜河(有人说,河流叫做横江,就是“横江浦”那个)南岸,据传得名于张籍,张籍字文昌;以名人命名宝塔(且暗合文昌帝君),有提振本地文风的美好愿望,与他处的文峰塔寓意相同。远眺文昌塔,略略显得倾斜,民间戏称为斜塔,表明它老了、残了!这座塔,是该县的历史文化遗存,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从镇淮楼出发,大约绕行二十分钟,穿过一家萧条的院落,我接近了文昌塔。文昌塔似乎被水包围着,塔脚立着两方碑记,分别是市、县文保铭牌;一条仄仄的田埂从它面前蜿蜒走过。因为塔门被封死,无法进入,我草草瞄了几眼,打算沿着那条田埂离去,不几步,却见田埂两侧罗列着坟茔,水面来风轻轻一吹,灌木晃动不息,感觉阴恻恻的,只得返身回到塔下,又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它的确有些斜,墙体损毁也比较严重,看起来修葺难度不小;成群的鹩哥,在塔上盘旋嬉闹,给原本枯坐的它增添了些许生机,显然,这里成了鸟儿的乐园。与快乐的鹩哥相比,文昌塔晚景凄凉,苟延残喘奄奄一息,隐隐的有些道教式微的影子。事物发生发展直至衰亡的过程,大抵如此吧。

原路返回时转入附近某个侧巷,发现了一些古旧的伞骨以及其他石器,我怀疑文昌塔下曾经有过二、三古建筑,或许属于祠堂、宫观之类,只是随着岁月流转烟消云散了。还遇见一尊井坛,让人不免揣测古井去了哪里。疑心之间忽觉庆幸,尽管并没置身古街古巷,好歹还能与古塔相对无言。再过某些年,文昌塔悄无声息地倒掉,后来游客也只能像我看待伞骨那样想象今日的文昌塔了。

巷子里充盈着花香,那是旺盛的金银花,它们不管世事如何变幻,年年岁岁绽放自己的精彩;巷子的尽头,是得胜河河堤,平日不显眼的野蔷薇也在灌木丛中努力吐露芬芳,粉红的花朵上起落着嗡嗡的小蜜蜂,热闹程度不亚于塔上。建筑是死的,需要生命的气息,没有人居住或者维护的建筑,与田埂上的墓冢无异。而文昌塔,除了鸟儿眷顾,蜜蜂是不会去的,至于人,也仅仅一二过客而已——文昌塔难道是墓冢么?不是!但是,我恍惚间以为它是。

除了到此一游,了却一桩心愿,此行并无有价值的收获。回家翻了翻资料,知悉文昌塔始建于明朝,当地人很珍惜它;河上新造的一座仿古的桥梁,从镇淮楼可以直达塔下,城里的古迹将因此连点成线。如此,文昌塔或将获得新生?不知道。我想,每个来文昌塔参观的游客,都会有这样的疑问;虽然塔脚立着两方书法俊美的文保铭牌……是为记。

Post Footer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by wp-posturl plugin for wordpress.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镇宅辟邪法器, 驱鬼附上身, 仙家开光助学旺财文昌塔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henzhaibixie.com/wenchangta/145.html

作者: dianxin8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986585411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jxyd.lrh@163.com

有事请微信联系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