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州宝塔之文昌塔

一位同行跟我取几张和县的景点照片,我欣然应允,找寻时发现文昌塔的照片很少也没有新意,略自责。文昌塔距我千步之遥,因为近却很少去拍它,确是弊病。可在发现这种空缺后,我依然没想去迫在眉睫地弥补。一个上午在家看看书做做家务,突然这也不是那也不是,打开音乐来消除内心的茫然,一首《斯卡布罗集市》瞬间治愈了我的灵魂,跌进了这首曲子的旋律中不能自拔,我的文艺细胞终于被唤醒。下午我竟然认真地穿上正式的服装,背上相机,戴上耳机,单曲循环《斯卡布罗集市》,再次踏上一个人的摄影路程。出门后,也没有思考路在何方,便直奔南门文昌塔。
文昌塔在德胜河南边,德胜河的水虽浅却曳,在这个干旱的深秋,仗着和长江相连的优势,不必担心河床龟裂。河边高大的柳树垂着茂密泛黄的柳条,被修长的的芦苇映衬着,装点着静谧的德胜河。岸边几个渔人结伴在垂钓,以此来消遣下午悠闲的时光。河对岸便是文昌斜塔,塔身倒映在河中,形枉影曲,摇摇欲坠。以前我总是站在这里拍几张它落寞的倒影便以为把它带到相册里了,其实我离它还有点远。因为有这首《斯卡布罗集市》忧伤情感的鼓动,我决定走近它,亲近它,如同我亲近万寿塔一般神圣。
文昌塔高七层,曾经遭火烧而毁,外砖破损,相貌也不俊秀,像一位久经风霜的耄耋老人,茕茕孑立,无依无靠。它曾经必是这个城市的标志,处在闹市中心。历经几千年时光冲刷,在德胜河水息息相伴中,它自然也巍然不倒,哪怕千疮百孔。站在文昌塔下,抚摸字迹斑驳的碑刻,凝视已无规则的挑檐雕饰,仰望被风化的塔顶,倍感惆怅。万物皆有灵性,塔顶被飞鸟种植下的小树,成了一片林,被鸟儿修饰的如同一件艺术品,像文昌塔的冠,也像老人稀疏的斑发。以前远观它,宝塔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建筑。当我真的立足塔下,细细仰望这座宝塔,觉得它更像一位行走在历史长河中的使者,用他的每一块砖每一扇门娓娓讲述一个个朝代发生的一段段往事,让我油然而生触动、敬畏、爱慕!
“玉毫如可见,于此照迷方”。我是个感性的人,在这个初冬的下午,久久不愿离开,坐在文昌塔下对面的小池塘边,从并不清洌的池水里欣赏它。对岸两个中学生走近文昌塔,在塔下讨论拍照,虽然短暂停留,依然给宝塔带来了勃勃生机。天空缕缕的云像一把竖琴,弹奏着美妙的乐曲,也许这就是《高山流水》,也可能是单曲循环的《斯卡布罗集市》,(音乐没有界限,中西方的文化是源于一体),音乐带我穿梭到了古世纪,感受市井繁华和落寞的悲壮交替。
在浮想联翩时,一位中年人从身边经过,我有点尴尬地站起来,不知道是我占了他的领土,还是他惊扰了我的世界。他没有递上奇怪而不解的眼神,只是很友善地冲着我微笑,并且温和地跟我说:宝塔很漂亮吧!
我肯定地点点头!也就是说,稍微有点感知的当地人都会给予文昌塔的一个评价:它很漂亮,尽管地处偏僻,破旧的外表却依然挡不住内在散发的优雅,我好欣慰!因为一句“宝塔很漂亮吧”,让我释然轻松,瞬间放下牵挂,带着一份满足欣然而归。
“径行塔下几春秋,每恨无因到上头”和州的两座宝塔-万寿塔和文昌塔是我笔下的知音,都给了我无尽的爱慕和遐想。

Post Footer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by wp-posturl plugin for wordpress.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镇宅辟邪法器, 驱鬼附上身, 仙家开光助学旺财文昌塔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henzhaibixie.com/wenchangta/141.html

作者: dianxin8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986585411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jxyd.lrh@163.com

有事请微信联系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